表现主义是当下不可替代的一种文化特征和艺术现象,而东方艺术家的艺术实践为表现主义注入了特有的东方艺术精神,开创了具有东方哲学意蕴的新东方表现主义流派。

古原,是新东方表现主义的艺术大家。表现主义发端于1911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美术界,当时一些艺术家们感慨时代的变幻,在作品中着重表现内心的情感,忽视对描写对象的表象摹写,大多为表达恐惧的情感而采用对现实扭曲和抽象化的艺术形式。100年后,世界语境已经发生极大改变,东方哲学发挥出创造性的力量。在艺术方面,表现主义情感表达更具丰富性,不仅是恐惧的情绪,更多了份人性的自在与无为,自然的欢快与神秘。如古原的绘画艺术,不拘泥于规矩,不纠结于故事,但直指人心。他画的是人物、景物、事物的精神性实质,其绘画呈现崇高的哲学光辉、丰富的文化内涵、神秘的宗教神谕,这使其作品具有他人无法复制的形式美感。西方绘画注重写实,东方绘画注重意境营造。美术理论家刘天呈认为“在传统文化形态向现代文化形态转变的过程中,融合东西方文化的发展是必由之路” .纵观古原的艺术就是在不断地摆脱传统观念的束缚,对东西方绘画艺术进行整合创新,使每一个系列都呈现出新的面貌。在其绘画《神域-良渚系列》里,他将良渚文化出土的玉鸟图示符号化,与上古飞龙骨骼化石结合,又将西方19世纪末分离派艺术家克里姆特的绘画符号巧妙地融合,诉说着穿越古今、穿越东西方的大美。新石器时代的图腾玉鸟外形圆润而富于美态,与19世纪西方艺术流派审美不谋而合。在没有现代网络高速通讯的情形下,东西方文化穿越式地产生了共鸣?!渡裼?良渚系列》在严格地写实素描的基础上融入了中国艺术的气韵,其空灵大胆,又不乏内涵与时尚。大抵成功的艺术家都是具有天赋的。古原的绘画起于国画,成于油画?;婕±戆卟?,大写意泼彩泼墨与长锋毛笔的钉头鼠尾描一气呵成,浑然一体如美玉接天地之灵气。他将传统的中国水墨技巧、夸张的线条之美与西方油画技法纯熟结合。古原就是这种热衷于表现技法变革,形式自我无羁的天才型画家,也是处于当今艺术创新潮流中的艺术巨星,他的绘画越来越显示出卓尔不群的气质。在深圳艺术展上,一位德国艺术家称赞其作品是中国当下为数不多能进入西方美术馆的艺术佳作。

古原近乎痴迷地表现着他对于中国文化的感悟。他可以在第一时间敏锐地抓住具有灵魂的文化符号,而不屑于与其他人一样照花画花,照猫画虎。一个艺术家创作的主因必是源于其生活经验与视觉体验,但是能够随境而动、随类赋彩,也绝非易事。他从未隐藏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每次闪过的灵感都能被敏锐地攫取住。从早期《西藏系列》信仰的升腾,《民居系列》淡淡的乡愁,《九寨系列》自然的回响,再到《飞机系列》《蔷薇系列》

《三峡系列》对于现代文明、社会灾难以及工业化的反思。当古原到西安考察时,被大唐文化的开放与包容深深感染,《回眸大唐系列》开始出现与其以往截然不同的绘画面貌。他借用唐代美女与三彩雕塑的图式却不完全模拟只是借点发挥。在那些似泼、似写、似染的画面中,我们体验到的是人情的味道以及人性的光辉,这是画家内心洋溢的创作冲动与激情!古原拥有艺术贵族的灵魂。在一个业内都拒绝谈“美”的当代艺术环境里,古原却将美始终贯穿于其作品中,不仅如此,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绘画语言中“美”的重要性。由此可见,“美”是其作品的重要特征,也是其对于艺术感受的真切表达。

一般地,我们欣赏一个画家是因画及人,但是欣赏古原的艺术非得因人及画才过瘾。古原的绘画艺术如其人,锋芒毕露、潇洒自如。唯有真朋友可以近其身,自有一种处世的智慧。在一个人云亦云“皇帝新衣”的年代,不是所有人愿意回归艺术的本质,即审美层面。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敢于承认自己的艺术审美态度。

从这一点来说,古原可以称之为真实的艺术家。

古原无疑又是善于技法的。他作画很冷静,章法奇特却不失严谨,精雕细琢着画面的每个细节。在其绘画中,可以看到艺术家经常使用打破常规的技法手段,油画与国画技法综合使用,并创造性地把中国式线条与优美的印象主义色彩结合,在平静的载体上交织,创造出升腾的气氛?!渡裼?良渚系列》以良渚文化为基点,将远古符号与现代审美调和其中,画面薄而清透,大块水墨斑驳于上。他首次将传统符号与现代符号天马行空式地并置,将西方绘画的视觉表现及张力与东方绘画的隐喻象征并置,将人物形象与充满象征主义氛围的画面并置,试图要在这种传统与当下、具象与抽象、装饰与表现中找到共通性?;形镉谖尬?,化有形于无形,化有境于无境?;娲砩?,他又极重视构图,将西方焦点透视与中国散点透视和现代三度空间综合加以运用,在绘画的时空观念上强调着对纯理性的超脱。他如同在亘古洪荒中探究人生的终极根源。象征主义诗人波德莱尔说:“真正的画家将比任何人都能够从现实生活中把握史诗性的场面,并用线条和色彩教会我们理解我们自己?!彼淙辉谝帐豕勰钌瞎旁⒉皇窍笳髦饕宓?,或者说不是完全的象征主义,但是他确实在线条、色彩、空间把握上找到并树立了自己独特的见解与形式。

他的作品是臆想的、冥想的甚至幻想的,他的绘画就是自己的神话,体现着人生的欢乐与痛苦、放纵与挣扎、历史与未来。其作没有故弄玄虚,也绝不讳莫如深,所思所想在画面上表露无遗。

此举恰似大唐诗仙李太白,可不受任何学派的拘束,思古但不泥古,上下千年信手拈来?;掖湃缡税忝舾械男牧楹椭泄娜舜空钠犯裱罢易抛约旱木窦以?,表达着对于充满梦幻感般“大美”的遐想。

大众文化是一个充满各种矛盾混搭的综合文化,而艺术如时光般不会停止而且不能重复,唯有日新月异才是永恒。刘基在《关于表现性绘画的探讨》中有一段表述:“人们对神的敬仰震撼完全产生于人本身对内心意识空间的无比依赖而通过一种行为方式释放出来达到心灵与自然的沟通。你可以说它是宗教的但对于艺术家来讲就是一种极有表现力的语言,他们用自我的身体来表达一种崇高,以一种单纯的朝拜方式,在时空跨度上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来完成整个体验的过程。这种肢体语言很具有表现性的挥洒特征,也充满着宗教般的原始冲动。但它确实让人感到了震撼?!惫旁幕婊性刈哦揭帐醯纳裨虾湍诤泊胁蝗范ǖ南笳餍院捅硐忠馕?,这就是一个艺术家保持着真、善、美的艺术态度,在虚与实、有与无中探索其绘画语言的最可贵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