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形成于斯大林时期的苏联新闻模式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前已经处于僵化状态。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大力提倡公开性原则,倡导社会主义原则下的舆论多元化,结果放弃了舆论领导权,教训极为深刻。
论文关键词:戈尔巴乔夫,新闻思想,公开性


一、戈尔巴乔夫新闻思想的时代背景


形成于斯大林时代的苏联新闻模式在赫鲁晓夫上台后曾出现了短暂的“解冻”。赫鲁晓夫上台后,大行改革。针对经济管理过死采取了管理结构改组和管理权下放的措施。1955年、1957年、1962年,在赫鲁晓夫的主持下,进行了三次经济管理体制的调整和改组。赫鲁晓夫的政治经济结构调整与改革自然的波及到了新闻领域。于是,新闻界沉闷、保守、僵化的局面有限度地改变。一些记者和作家发出了批判的声音,出现“解冻”的局面。随着改革的深化,在媒体上开展了关于完善经济管理问题的讨论。实际上,这种意识形态领域和新闻界的活跃仅仅停留在实践层面。赫鲁晓夫并没有对新闻事业作体制上的改革,更没有在新闻理论领域进行探讨和思考,仍然是沿着老路前进。当然变革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有一个过程??墒?,随着赫鲁晓夫的下台,这种变革的意识又被冰冻起来。


勃列日涅夫登台执政后,首先对前任留下的混乱局面进行调整和修正。从1966年开始推行“新经济体制”。这一措施产生了积极的推进作用,苏联进入了一段稳定增长的时期,也增强了在冷战中与西方等国对抗的实力。但20世纪70年代后,“政策”失灵,经济出现下滑,社会生活停滞,保守风气蔓延各领域。反映在新闻界也是如此。歌功颂德,粉饰太平,掩盖问题矛盾,媒体面孔呆板,对国内外信息依旧过滤、筛选。对很多重大事件的消息都进行封锁、遮掩。例如,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和阿富汗。所以,媒体仍然在国家强制统管之下,事无巨细,脱离了人民群众的利益。


勃列日涅夫之后,接下来的两年中相继执政的是安得罗波夫和契尔年科。前者虽然采取一些改革措施,但都未触及传统体制的根本问题,没有对社会主义道路进行深入探索。所以,苏联在将近60年来的时间里,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结构框架始终如一,遵循列宁斯大林那时代所确定和形成的体制,当然还包括新闻体制。


二、戈尔巴乔夫新闻思想的内涵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他所面临的新闻事业的状况是:新闻媒介报道的内容越来越贫乏,新闻报刊的写作方式越来越枯燥,新闻报道充满了僵化的宣传调,报刊的宣传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不能很好地起到党和人民的耳目喉舌的作用。面对这种情况,戈尔巴乔夫秉着服务改革、服务社会和人民大众利益的目的对苏联新闻事业融入了新的思维。力求摆脱其原有的集权模式。他对大众新闻媒介有了不同以往的新的思考,主要观点有:


(一)“公开性”原则


“公开性”是戈尔巴乔夫在改革中提出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则,尤其对闻界来说更是如此。早在1984年11月,当时还只是苏共中央政治局书记处书记的戈尔巴乔夫在意识形态工作会议上就提出了公开性的问题。1986年2月他作为苏共中央总书记再次提出了公开性问题并把它提到了极其重要的地位,马克思主义论文强调“公开性是改革的重要工具”,“舆论的力量只有在批评和自我批评以及广泛公开性的条件下才能发挥作用”。在1988年6月苏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会议上,戈尔巴乔夫提出,“公开性要求在对内政策和国际政策的任何问题上舆论多元化”,“摈弃精神垄断的做法”。此后,他又进一步提出了“批评无禁区”的主张。1989年7月,他在各级党组织第一书记会议上做报告说,“对社会监督和批评来讲,我们这里并无禁区。这也完全适用于舆论工具?!?br />

戈尔巴乔夫所提的“公开性”原则有着多层的意义。首先,弱化新闻媒介的宣传职能,恢复其传递信息的基本功能;其次,扩大报道范围,给予媒体更多的自由?!拔颐橇η笤谏缁嵘畹囊磺辛煊蛴懈嗟墓?。人们既应知道好事,也应知道坏事,以便扬善除弊”。[1]由此新闻媒介可以深入许多领域,通过报道告知社会群众大量真实的历史与现实;再次,对上的舆论监督职能得以行使?!肮允嵌院廖蘩獾囊磺泄芾砘氐幕疃?,进行全民监督的有效形式,是纠正缺点的强有力杠杆”。[2]“发展公开性是集中多种多样的意见和观点的方法,这些意见和观点反映了苏联社会各个阶层和各行各业的利益。如果不通过批评,特别是通过来自‘下面’的批评来检验自己的政策,同消极现象作斗争,防止产生消极现象,我们就不能前进”。[3]可见,公开性是苏联新闻界全面复苏的前提条件。


(二)舆论多元化原则


戈尔巴乔夫意识到,改革要前进不能缺少大众新闻媒介的力量。为此,他一方面强调舆论内容要多元化。1987年5月18日他在答意共《团结报》编辑部问时说,舆论工具“是实行公开性的最有代表性的群众性的论坛”,它应“成为民主监督的保障,监督决议是否正确,是否符合群众的利益和需要,然后监督这些决议的完成情况”。 这年11月20日他在苏共中央全会上讲话又进一步强调,新闻媒介应当报道“各种观点的冲突”?!坝呗酃ぞ卟⒉皇潜泶锶嗣竦囊庵?,反映他们的意见和情绪的唯一渠道。但是,这是公开性的最有代表性的和群众性的论坛”。[4]从这些话能够看出,新闻媒介不再是“一言堂”,而成了“群言堂”,真正成了人民的喉舌,使群众能通过媒介有机会参加讨论改革的工作。放开压制,为的是“要使每种报刊上都出现社会主义的多元论”,使其成为反馈的渠道。另一方面,他也指出舆论工具要多元化?!八展仓醒朐诳几母锸币揽苛街智看蟮氖导柿α俊车奈被岷陀呗酃ぞ摺?,[5]他认为舆论工具应当是公开性的论坛,应对党和政府实行社会监督。1990年7月15日他宣布,随着“政治多元化的实际形成”,国家电视和广播职能的行使“应该是独立于政治和社会组织的,是为我国发生的现象作客观、全面报道服务的”,不允许任何政党、政治派别或集团垄断。结果到这一年10月,已有700多家报刊,包括13个党的报刊进行了登记,其中1/7属个人所有,还出现了独立的通讯社等等。


(三)坚持社会主义的新闻原则


戈尔巴乔夫认为新闻媒体进行大范围公开报道,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监督社会和党政工作,这是正常的、需要的,更是其自身职责。但对新闻媒体不是放任的态度,是有原则性的。那原则就是“捍卫社会主义的基本价值是我们报刊的传统”,“公开性应该巩固我们的社会”,“为了加深社会主义民主和提高人民的政治修养,需要更充分地利用舆论工具,以便讨论社会和国家的问题,扩大社会监督,积极开展争取加强责任心和劳动纪律、遵守社会主义法律和秩序、反对违反社会行为准则和苏联生活方式道德准则的斗争”[6]。1987年7月14日他在同报刊和文艺界负责人谈话时指出,公开性应当加强社会主义和我们人的精神,应当加强道德和社会的道德气氛。公开性也是对缺点的批评,但这不是挖社会主义的墙脚,不是挖我们社会主义财富的墙脚。这些论述表明,新闻事业的改革是以国家、社会和人民的利益为中心的,应该配合政治经济领域的改革工作,与党中央的立场一致,在社会主义范围内应发挥促进的作用,而不是破坏和伤害党与国家的各项工作开展。


三、戈尔巴乔夫新闻思想的启示与教训


戈尔巴乔夫的新闻思想为苏联新闻事业的改革提供了理论基础,有着积极的指导意义,改变了形成于斯大林时期的新闻模式的封闭、僵化、灌输式的面貌,苏联新闻界出现崭新的局面。这对社会主义新闻事业有借鉴的价值。但是在具体的实践中也给我们留下了教训。
?


(一)公开性要与舆论引导相结合


戈尔巴乔夫提出的“公开性”原则为新闻界改革注入了巨大的动力,在初期大众新闻媒介被激发出强大的威力,并在经济政治改革中展现积极的推动作用。在公开性的实践过程中,中央级媒体首先引导着地方性媒体的改革和舆论方向。1987年3月中旬,苏联新闻工作者协会举行第六次代表大会,明确了苏联新闻工作的任务:一、准确反映改革进程和结果,帮助党和国家在改革和加速经济发展中取得成功,并且改革新闻本身。二、摆脱旧的思维方法,报道要有系统性,多总结劳动和纪律好的企业的积极经验,加强对党、团、工会和党员作用的报道。指明新闻工作者主要任务不是揭露和鞭挞缺陷,而是防止缺陷,把经济报道放在首位,介绍经验,宣传正面的东西。但随着苏联经济体制改革受阻,人民生活水平每况愈下,戈尔巴乔夫提出了彻底改革政治体制的主张,进而实行毫无限制的公开性:批评无禁区。这样一来,新闻界形成了大肆揭露、批评、否定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潮流,负面报道过多,经济学论文范文揭露被当作竞争的重要手段,只批评而没有指明方向。另一方面,党和政府又没有积极地引导社会舆论,使改革派中的激进力量的言论大行于社会,渐渐形成破坏颠覆的舆论力量。新闻媒体并没有按照预期和指示的方向、方式来配合改革,相反,起了不小的负面作用。


(二)多元化要坚持领导权


戈尔巴乔夫之前的新闻事业一直处于“人治”之下。他的改革将新闻事业的这种束缚除掉,给予媒体许多自由,这是积极的方面。但却没有及时制定相应的法规对其进行管理。虽然党在初期阶段没有放弃对新闻媒体的领导权,根本的新闻体制没有改变,而且也有政策上的指示和引导,但却没有得到全面深入的贯彻。戈尔巴乔夫在给予自由的同时放松了必要的限制,有放任的意味,被压制多年的新闻媒体在自由面前过于兴奋和冲动,成脱缰之马,新闻界出现无政府的局面。这种变化必然冲击旧有的体制,对其一点一点地腐蚀。于是出现了管理上的真空阶段,新闻界混乱一片。1990年3月修宪后,苏共理论上放弃领导地位,多党局面明显化。接着1990年6月新闻法出台,办报权利扩大到个人,反对党政和制度的力量的媒体得到合法认可。这样,苏共不但失去了作为唯一执政党的地位,还放弃了对舆论阵地镇守。于是,本属党政的媒体纷纷脱离出去,苏共在舆论引导上失去了优势。现实表明,苏共处于绝对领导地位时,没有很好地管理新闻事业。管理上的断带使新闻界从统一到分散,有序到无序,迷失了方向。进而舆论形成破坏性颠覆性的力量,而不是建设性整合性的力量。


(三)社会主义新闻事业应服务社会和谐


“媒介功能的调整和延伸反映了媒介与社会系统之间存在着密切的互动关系”。[7]社会作为一个大的系统,它的运转有赖于其内部各结构的协调互动。新闻事业作为社会系统的一部分,担负着重要而又独特的功能角色:社会信息的传递;党政和人民的喉舌;舆论监督,公众信息平台;以及教育和娱乐。只有这些职能平衡发挥,才能真正体现大众传媒的社会价值。


苏联的新闻传媒在国家社会生活中占据重要的位置。从列宁的党报理论可见一斑。无论是报刊,还是广播电视都成了党政的喉舌,这是一种媒体功能偏颇和异化的现象。苏联人民成了真正的“受众”。以传者为本位的思想将民众置于教化的位置。媒介似乎是河道,党政处于源头、上游。新闻媒体单向地传达,单向地监督,而不是信息和舆情的公共平台与渠道。这里存在一个隐患:当党政与人民利益一致,代表大众的需要时,新闻媒体就是人民的喉舌,若党政偏离了人民的利益,甚至违背时,那新闻媒介就仅仅是党政的喉舌,而非人民的,也就失去了人民大众的立场。苏联的历史足以证明这一点。因此,若要新闻传媒在社会系统中尽其所能,力施所长,就应延伸和开拓它的职能,避免失衡和异化,以协调社会各领域的互动与和谐。




参考文献:
[1][2][3][4][5][6][苏]米·谢·戈尔巴乔夫,苏群译.改革与新思维[M].北京:新华出版社,1987:88,89,92,91,90,94.
[7]丁柏铨.中国当代理论新闻学[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