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年,德国除了继续成为欧洲经济的“领头羊”之外,足球也着实扬眉吐气了一把。

在 2013 年 5 月举行的欧洲冠军联赛中,两支德国球队历史性地首次在决赛会合: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最终,来自富裕南部地区的拜仁慕尼黑战胜了来自蓝领众多的威斯特法利亚的多特蒙德,夺得了欧冠冠军,并很有可能拿下接下来的世俱杯冠军。

事实上,德国足球、德国的俱乐部球队最近几年在欧冠赛场整体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相应的,德国也是在整个欧债?;斜硐肿詈玫呐分薰?。

足球反映了二战后的德国历史。

对于很多德国人而言,1954 年西德在瑞士击败匈牙利赢得德国第一座世界杯冠军是“伯尔尼奇?!?德国心理在那一刻重生了。那年,另一个奇迹(经济奇迹)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1951 年签订了巴黎条约;1957 年签订了罗马条约。欧共体正处于筹划阶段,德国人再一次觉得自己是欧洲大家庭的一部分。

随着德国经济的发展,西德在足球领域收获了更多的成功。足球皇帝贝肯·鲍尔作为国家队队长为德国在1974 年赢得第二座世界杯冠军,又在两德统一的 1990 年作为国家队教练拿下第三座世界杯冠军。

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末,德国成了“欧洲病夫”,经济增长几乎陷于停滞,失业率高居不下。德国经济的失意,也让德国足球经历失意和低谷期:1994年美国世界杯,身为卫冕冠军的德国队却在对阵保加利亚的四分之一决赛中早早被淘汰,这是自 1978 年以来头一次没能打进世界杯四强。

随后,德国痛定思痛,开始对经济进行改革了。从 2003 年开始,德国推翻了劳动力市场,从福利中压缩成本,使劳动力变得更灵活。随后德国顺利将自己从欧洲病夫改造为欧洲大陆的增长引擎。自 2003 年末以来,德国已创造了 110 万个新的工作岗位。我们可以将其中至少三分之一归功于结构改革。

与此同时,僵化多年的足协让 36支甲级和乙级球队建立青少年足球学校。这些学校在寄宿制学校培养有潜力的青少年并对他们进行文化教育,这种做法和德国工业所采取的双轨教育体系类似。

如今,德国经济最显而易见的一点是更加开放了??纯淳憷植烤椭?,日耳曼人早已不再“一家独大”:拜仁和多特蒙德共有 4 名巴西球员、3 名波兰球员、1 名秘鲁 - 意大利球员、1 名塞尔维亚球员、1 名克罗地亚球员、1 名有科索沃血统的瑞士球员、1名菲律宾-尼日利亚裔的奥地利球员、1 名乌克兰球员和 2 名澳大利亚球员。

德国国家队球员中,也好几个有双重国籍或有“移民背景”.厄奇尔和卡迪拉都是外来移民的榜样--前者父母是土耳其移民,后者的父亲来自突尼斯。

到目前为止,德国的土耳其后裔已经是第三代移民了。优厚的环境,宽松的政策,也吸引了大量优秀的土裔球星,他们在德国足球联赛上表现出色,成为了这个国家足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小说家托马斯·曼曾经说过,如果要在德国化的欧洲和欧洲化的德国之间选择的话,足球选择了后者。